我的购物车(0)
购物车中能够还没有商品,赶快选购吧!

宋瓷造型,品类繁多,形式多样。在艺术风格上显示出一致的端庄与严谨,秀丽与简洁。

这种典型的造型风格,不仅是出于当时人们对它的喜爱,同时也受到当时文化因素的影响,透过其外表形式,我们可以强烈地感受到宋代文化所培育的工艺细腻、温润含蓄的造型意识。

宋代是中国古代历史上最为重视文化的时代之一。上至皇帝官僚,下至乡土土绅,人人关注文化,甚至直接参与文化创作。这就赋予了器物造型丰富的文化内涵,全面展现了其深刻的艺术韵味和美学风貌。

中国历来讲究“器以载道”,宋瓷这种典型的造型思想势必会受到当时繁盛的禅宗思想的影响。朱熹说:“形而上者,无形无影是此理,形而下者,有情有状是此器”,用“理”字来指“形而上者”,“器”的完美塑造必须近乎“理”,才能呈现出更具高尚的艺术境界。禅宗思想的影响让宋瓷造型所体现的造型意识,提升了瓷器的艺术品位,丰富了人们的文化生活。

| 何为禅宗 |

禅宗是印度佛教与中国国情相结合的产物。禅宗的禅是佛教中一种独特的信仰取向和修持方式,是深受儒、道传统文化熏习的中国人在接触印度大乘佛教义理后,认识到自己心灵深处的奥秘,进而开发出的人生价值新天地。

“禅”是梵语Dhyana音译“禅那”的略称,汉译是思维修、静虑,即冥想的意思。用现代话简要的说,禅就是集中精神和平衡心理得方式、方法。从宗教心理的角度看,禅的修持操作主要是“禅思”、“禅念”和“禅观”等活动,以使精神凝聚的一种冥想。

唐宋以后,禅宗思想被文人士大夫所广泛接受,这就为其在艺术领域的传播渗透提供了良好的条件。禅宗教义,以及所隐含的审美思想和艺术情趣直接或间接地融入到人们的创作思想当中。而其中最为明显的就是对艺术领域的影响。同时,禅宗所倡导的平静淡泊、圆融静和等禅境思想方法,与中国的传统文人清谈、静心等心性不谋而合,这无疑成为其产生影响的直接原因。

| 宋代瓷器造型的美学特征 |

宋代陶瓷造型艺术的美学特征,是与当时的社会心理和美学情趣息息相关的,受禅宗和理学思想的深处影响,宋代文人阶层的审美趣味和人生情趣追求“平淡”之美。提倡温厚、笃实、含蓄,反对巨谲诡、奇骏和张扬,崇尚典雅、平易、质朴、清谈、严谨、含蓄的艺术风格。

高雅端庄的形态之美

作为一个审美概念,“雅”指的是一种恬淡、高尚、清新、雅致的艺术风格。

这种艺术风格,我们可以理解为宋瓷比例匀称、形体端庄的外在形式所赋予它的一种情感上的审美感受和审美情趣。 我们知道宋瓷所具有的典型的修长、简洁的造型特征所体现出的正是一种高雅、端庄这美。这种高雅端庄不仅表现为外在的形体特征和单纯的造型意识,更表现了一种淡泊宁静,能够给人以心灵上的洗涤、情感上的释放。表现了一种“宁静致远”,追求静穆的审美思想。

宋代瓷器正是具备了这种“高雅”、“端庄”、 “优雅”之风格。

宋代瓷器的“高雅形态”还表现为一种超凡脱俗、传神尚意之美。如果说唐代陶瓷的造型很容易使人们联想起坦露胸臂、体态丰腴的绮罗人物,那么宋代陶瓷的造型则很容易使人们联想起长颈溜肩、婀娜多姿的晋祠侍女。宋代瓷器的造型略显清瘦,比例简洁匀称,造型简洁生动,装饰清谈,透出一种秀气、雅致之气。没有过多的繁文纹饰、没有浓郁艳丽的厚重色彩,主要靠造型和釉色取胜,让人在欣赏之余不仅感叹宋瓷造型这种有意味的形式所传达出的审美意蕴和情感内涵。

如今存于河北定县博物馆的“龙首流净瓶”是北宋早期定窑的产品。该瓶是典型的在造型形态取胜的一个典型器瓶。此瓶为小口,细颈,颈部突出有沿,肩部丰满,肩上有一龙头形流,另有弦纹两道,圆足外撇。从功用的角度讲,龙头是注水用的,瓶颈的下部便于手握,二瓶颈上方的凸沿也便具有了防止滑手的作用。聪明的窑共将这一切实用的装置都变成了审美细节,使整个器形变化得法、繁而不乱。最终以优雅的形态造型取胜。

其次还有还有典型的梅瓶、玉壶春瓶等,这些器物大多长颈、削肩、鼓腹,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但是,其颈部渐侈的瓶口与肩部渐阔的瓶身形成了一种恰到好处的相反弧度,就像而娜多姿的美人一样,“增至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了,这种“有意味的形式”让人产生一种妙不可言的快感。

俗是浅薄的,是不经文化积累沉淀、追风的。雅则是深厚的,经得起历史推敲的。唯有如此,宋代器物造型才能最终达到“优雅“的境界,赢得后人对其的称赞和收藏。

内敛含蓄的意境之美

宋代瓷器造型清秀小巧,挺拔灵活,独特的造型特征使得宋瓷给人以一种清新脱俗的意境之美,虽然大部分造型为生活日用器具,却于不经意间透露出独特的意蕴之美,亭亭玉立的造型不仅让人联想到婀娜多姿的女性身姿,达到了情与景的交融、意与韵的融合,十分符合禅宗的审美观。

宋代瓷器造型与其他时期的瓷器器物造型相比,具有独特的韵味和意境,唐代瓷器造型丰满敦厚,雅拙并重,十分符合唐代时期的人的审美情趣和情感追求,元明清瓷器造型在发展了前代的基础上也是造型各异,大方光彩。唯独宋代瓷器造型张弛有度,意蕴深远,有简洁的线条勾勒出深邃的境界之美。

禅宗美学思想是

如何影响宋代瓷器造型的

禅宗美学是中国的佛教美学的代表,是堪与儒家美学和道家美学并列的第三大美学流派。如果说儒家美学主要以社会伦理为基础,道家美学主要以宇宙自然为依据,来确立审美视角的话,那么禅宗美学则侧重以主观心灵为基础来审视美和艺术。禅宗以独特的传道和思维方式,使哲学思辨与审美和艺术创造联系了起来,开辟了审美和艺术思维的广阔领域。

禅宗“空寂”美学观的影响

禅宗是一种对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有十分重要的一项宗教思想,宋代瓷器的造型则是当时人们思想的一种表现载体,而恰恰当时由于文人收到禅宗思想空寂说的美学影响,使得宋代瓷器展现它独特的审美意蕴和境界。

禅宗认为时间万物都是虚幻的,不是真实存在的,所有的一切都是人内心的一种假相,即所谓一切色都是佛色,一切声都是佛声。禅宗思想看物用的也是“一切见成”的空观,即面对所有事物,不要去刻意留意或者说刻意为之,所以我们可以看见宋瓷器物造型都是浑然天成,一切似乎都是顺其而为,毫无刻意做作之为,这也就是一方面宋瓷所呈现出的虽有人作,宛自天开的妙趣造型。

禅宗所追求的境界是无牵挂、空寂清静。势必影响到当时的宋代瓷器的审美情趣和观照,不但宋瓷的造型优雅别致,在禅宗思想的影响下,我们会发现宋代瓷器装饰极少,这也是为什么要突出造型的原因,只有装饰的减少才不会影响造型所传达的境界和意蕴,如果过多的装饰反而会影响到其独特的造型之美。

禅宗“有余之韵“美学观的影响

有余之韵在禅宗中指的是追求语言文字之外的艺术韵味,中国从古至今历来讲究言有尽而意无穷,立象以尽意。禅宗是印度的佛教传入中国后经过中国本土化的文化后所形成的一种文化思想,其中一个典型的特征便是提倡“不立文字,以心传心”。

正所谓超乎象外,中得心原,这些都与我国文学艺术创作所追求的言外之意有异曲同工之妙。以有限的语言表达无限的意境,在我国古代文艺美学中追求言外之意的思想很早就已经出现,如道家的老子很早就提出语言和意境的关系,这些禅宗思想的影响极大的推动了追求言外之意的美学思想的发展。

宋代瓷器的造型正是受到这种思想的影响,通过寥寥几个线条的塑造体现了意味深长的意境和韵味。 在宋代器物中,最有名的当属宋代五大名窑,五大名窑器物的造型简洁洗练,精致韵美。其造型多模仿商周时期的青铜器,随造型相似但是宋代瓷器的造型在提炼上更加讲究严谨,虽然造型形似但是所蕴含的意味却是大相径庭,完全没了青铜器的恢弘气势,有得只是无限的韵味和悠长的意境。其次还有宋代的梅瓶造型,可以说是经典中的经典,以小口的小体量和腹部的大体量造成明显的对比,在对比中又有大体量的统一,可谓造型独特,意味深长。

中国伟大的美学家宗白华认为艺术创作在形式上与禅宗思想有一定的相似之处, “古人绘事如佛说法,纵口极谈,所拈往劫因果奇诡,超然意表,而总不越实际理地。”也就是说传宗的言论思想往往能从简单琐碎的事件中阐释出深奥的哲学理论。不仅体现在宋代瓷器的造型法则中,还可能涉及其他方方面面的艺术法则。所以要求“绘事不从求奇,不必循格,要在胸中实有吐出便是矣”。

宋代是我国陶瓷发展史上的一个灿烂辉煌的时期,对于宋代造型的艺术法则来说,宋代的历史地位更加的重要。随着对我国陶瓷产品的研究以及对宋瓷的情有独钟,从禅宗思想为突破口着重研究了宋代瓷器的造型法则。相信通过对宋代器物造型形式的研究能对现代瓷器造型的设计能有一些新的启示和参考。

温馨提示

确定取消
温馨提示

关闭
您尚未登录

用户登陆

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